首页 > 经典名著 > 圣约神学 雷默

经典名著

圣约神学 雷默
2016-11-30 20:40:47
 
圣约神学  雷默
 
自序
前言
第一卷
根基
第一章  一个中心
 
第二章  一个前提
 
第三章  一个标准
 
第四章  一个目的
 
 
 
 
框架(一)
 
 
 
 
第一章  圣约神学
 
第二章  三一神学
 
第三章  国度神学
 
第四章  宝座神学
 
第五章  哲学神学
 
第六章  伦理神学
 
第七章  护教神学
 
 
 
 
框架(二)
 
 
 
 
第一章  十架神学
 
第二章  救恩神学
 
第三章  布道神学
 
第四章  教会神学
 
第五章  敬拜神学
 
第六章  圣礼神学
 
第七章  释经神学
 
第八章  灵修神学
 
第九章  祷告神学
 
第十章  禁食神学
 
 
 
 
框架(三)
 
 
 
 
第一章  学习神学
 
第二章  智慧神学
 
第三章  政府神学
 
第四章  管家神学
 
第五章  工作神学
 
第六章  土地神学
 
第七章  灵战神学
 
第八章  过程神学
 
第九章  时代神学
 
第十章  复兴神学
 
 
 
 
第三卷
 
 
 
 
次序(一)
 
 
 
 
第一章  创造的角度
 
第二章  救赎的角度
 
第三章  重建的角度
 
 
 
 
次序(二)方向
 
 
 
 
第一章  生养众多
 
第二章  遍满地面
 
第三章  治理这地
 
 
 
 
次序(三):动力
 
 
 
 
第一章  上帝的同在
 
第二章  上帝的形像
 
第三章  上帝的审判
 
第四章  上帝的预定
 
 
 
 
次序(四):工具
 
 
 
 
第一章  律法的哲学
 
第二章  律法的识别
 
第三章  基督的律法
 
第四章  律法的分类
 
第五章  律法的原则
 
第六章  律法的作用
 
第七章  律法的滥用
 
 
 
 
第四卷
 
 
 
 
平衡(一)
 
 
 
 
第一章  教义与生活
 
第二章  圣灵与圣道
 
第三章  旧约与新约
 
第四章  律法与福音
 
第五章  以色列与教会
 
第六章  地狱与天堂
 
第七章  显明与隐秘
 
 
 
 
平衡(二)
 
 
 
 
第一章  超越与内在
 
第二章  主权与责任
 
第三章  理性与神秘
 
第四章  绝对与相对
 
第五章  无限与有限
 
第六章  普遍与特殊
 
第七章  抽象与具体
 
 
 
 
平衡(三)
 
 
 
 
第一章  称义与成圣
 
第二章  重生与重建
 
第三章  联合与疏离
 
第四章  喜乐与忍耐
 
第五章  祝福与咒诅
 
第六章  信心与确信
 
第七章  自义与神义
 
 
 
 
平衡(四)
 
 
 
 
第一章  个人与团体
 
第二章  教会与国家
 
第三章  律法与自由
 
第四章  灵魂与肉体
 
第五章  恩赐与品格
 
第六章  安息与张力
 
第七章  今生与来世
 
 
 
 
 
 
 
 
 
 
 
 
 
 
 
 
序   言
 
“耶和华是审判我们的,耶和华是给我们设律法的,
 
耶和华是我们的王,他必拯救我们。”(赛33:22)
 
 
 
 
是以上帝为本,还是以人为本?这是一个关乎基督教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基督教毫无疑问是以上帝为本的。“万有都是本于他,依靠他,归于他。”(罗11:36)而形形色色的人本主义者则是:“用自己衡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林后10:12)。无论是在历史上,还是在今天,基督教所面临的争战都是思想的争战,亦即与人本主义的争战。这一争战在伊甸园里就已经开始了。当初亚当和夏娃所面临的问题,就是人本与神本的问题(创3:4-5)。到底是自己作主,判断善恶,还是遵行上帝的律法,以上帝的话语为标准呢?这仍然是我们今天所面临的问题。
 
 
 
 
人本主义在救恩的来源上表现为阿米念派,狂妄地高举人的自由意志;在生活的标准上则表现为反律主义,狡猾地用人的规矩代替上帝的标准。未被圣灵重生的人天生都是阿米念派,未藉着耶稣基督与上帝和好的人都不服上帝的律法。“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因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8:7)。
 
 
 
 
  在当今中国教会里,一谈到上帝的律法,可畏是“谈律色变”。人们唯恐被冠以律法主义的帽子。其实,从我们中国人的文化背景来看,中国社会一向缺乏法治的传统,“反律主义”是中国社会的主流。到底是“权大”还是“法大”,这一直是一个争论不朽的问题。也就是说,“权威”与“标准”的问题,在中国传统社会里,一直是一个悬案。中国马克思主义者所提供的答案就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最终导致的结果,无非就是两个极端,一是互相厮杀的无政府混乱状态,一是施行个人集权,或寡头政治的专制状态。说穿了,本质上都是毛泽东所声称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可惜的是很多基督徒也是如此,因为不明白圣经中的架构和模式,心意没有更新,就继续沿用原来所接受的一些人本主义的东西。与其说是来自圣经的影响,倒不如说是来自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
 
 
 
 
人与上帝的关系是一个约的关系。圣经就是一本“约书”。上帝是立约的上帝,基督就是新约的中保,选民就是上帝的约民。人或者是守约者,或者是违约者,并不存在所谓的中立。罪人得救唯独靠三一上帝主权的恩典,而上帝所启示的律法,则是选民唯一的自由生活的标准。到底是遵行上帝的律法,还上顺从人的“恶规” (结12:12),中间也不存在第三种选择。在目前的教会和神学处境中,讲述合乎圣经、注重律法与福音平衡的圣约神学就是与形形色色的反律主义者争战。上帝的律法就上圣约的标准,是基督徒圣洁的尺度,治理的工具。上帝的律法也是全世界的律法,因为上帝是“治理全地的大君王”(诗47:2)。罪人无法直接反对上帝,因为上帝住在人所不能接近的光中。罪人所反对的就是上帝所启示的律法。这在伊甸园中就已经开始了。撒但所攻击的就是上帝的律法:“上帝岂是真说不许你们吃园中所有树上的果子吗?”(创3:3)对上帝恩典之约的反对集中体现在对上帝的律法的态度上。所有心灵没有受割礼的人,都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8:7)
 
 
 
 
在这场心思意念的争战中,我们必定能够得胜。因为“耶和华因自己公义的缘故,喜欢使律法为大为尊。”(赛42:21)上帝和他的话语就是我们最重要的环境。当然,我们也要在心理上做好准备,讲明真理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是在人本主义猖獗的今天。以利亚曾经对当初的以色列人发出挑战:“你们心持两意到底要到几时呢?若耶和华是上帝,就当顺从耶和华;若巴力是上帝,就当顺从巴力。”(王上18:21)当时以色列的反应是“众民一言不答”。哪怕我们为真理的缘故,受到来自教会内外的逼迫和苦难,然而“上帝的道却不被捆绑。”(提后1:9)。这就是历代圣徒的安慰。
 
 
 
 
基督教圣约神学的特点就是,从圣约的角度解明上帝与人的关系,并从圣约的角度界定律法的作用,使基督徒对上帝的律法与福音有平衡的看见,从而明白自己的地位,享有的资源,和当尽的本分。基督徒是因圣父的拣选、基督的救赎、圣灵的更新而得救。救赎完完全全是三位一体的主权的上帝的恩典。然而,得救之人必然存敬畏的心,感恩的心,以赤子之爱遵行上帝“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雅1:25)上帝主权的恩典是人得救的源泉,喜爱上帝的律法是人蒙恩的标记。正如《威斯敏斯德大教理问答》97问所言:“虽然对于已经重生,归信基督之人,道德律对他们而言,已经不再是工作之约,他们既不因之称义,也不因之定罪;但是,除了与所有人共同的用处之外,道德律还有特别的用处,就在于向他们显明:基督为他们的益处成全道德律,替他们承受咒诅,他们与基督的联系是何等紧密;由此促使他们更有感恩之心,并在更加谨慎自己,遵行顺服的准则上,把这一感恩之心表达出来。”所以使徒保罗反思自己的生命的时候,说:“按着我里面的意思,我是喜欢上帝的律”。(罗7:22)相反,那些心灵未受割礼的人,则仍然是把上帝的律法视为“捆绑”和“绳索”(诗1:3)。“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因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8:7)
 
 
 
 
今天基督教会中危害最大的思潮就是反律主义。反律主义者主张包括摩西十诫在内的旧约律法过时了,使基督徒处于“无法无天”的咒诅之下。“你们藉着遗传,废了上帝的诫命。”(太15:6)这是主耶稣基督对当时那些假冒伪善的法利赛人的责备。法利赛人滥用人的自由裁量权,“将人的道理吩咐人”(太15:9),从根本上背离了上帝的律法。虽然他们出于宗教性的热心,把用于供养父母的钱财贡献给圣殿之用,但正象使徒保罗所见证的一样,他们“向上帝有热心,但不是按着真知识。因为不知道上帝的义,想要立自己的义,就不服上帝的义了。”(罗10:2)反对上帝的律法,变相地废除上帝的律法,就失去了公义的尺度,自然就会用自己的标准来填补废除上帝的律法所造成的真空,然后“用自己衡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林后10:12),就自以为义了。所以,著名的清教徒神学家巴斯特指出,反律主义根源于粗俗的无知,而导致的则是粗俗的罪恶。
 
 
 
 
教会史上一直有很多的人自诩“属灵”,但却千方百计从释经的角度废弃上帝的约法,并且随意把宣讲上帝约法的人扣上“法利赛主义”或“律法主义”的帽子。他们并不知道法利赛人并没有宣讲上帝的律法,而是高举了人的传统。历史现实中不可能存在律法的虚空,在抵挡上帝的律法的地方,必然有人的传统和恶俗得以高举。反律主义者的虚妄之处就在于他们反对上帝的律法,却对人本主义律法体系顶礼膜拜。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基督教会内所盛行的种种反律主义思想,使上帝的选民陷于愚昧之中,失去了生活的标准,也失去了治理的工具,从而落在上帝的震怒之下,被人本主义者任意宰割。正如但以理在祷告中所反思的那样:“主,我们的上帝,是怜悯饶恕人的,我们却违背了他,也没有听从耶和华我们的上帝藉仆人众先知向我们所陈明的律法。以色列众人都犯了你的律法,偏行,不听从你的话。因此,在你仆人摩西律法上所写的咒诅和誓言,都倾在我们身上,因我们得罪上帝”(但9:9-11)。这是以色列人被掳的教训。然而,最可怜的就是上帝的选民认为上帝的律法和他们没有关系,正如今天很多基督徒所想象的那样,他们不处于律法时代,处于恩典时代,所以上帝的律法和他们不再有任何的关系了。“我为他写了律法万条,他却一味与他毫无关涉”(何8:12),这就是上帝的慨叹!上帝的选民要悔改归正,归向圣经中所启示的那位上帝,归向圣经中所启示的那位上帝所启示的约法,就必能在地上成就上帝的旨意,彰显上帝的荣耀。“如此,人从日落之处必敬畏耶和华的名,从日出之地,也必敬畏他的荣耀。”(赛59:19)
 
 
 
 
当然,在始祖堕落之后,没有一个人能够完全遵行上帝的律法。我们得以在上帝的法庭前称义完完全全是因为耶稣基督的救赎。我们并不是靠遵行律法得生命,生命惟独来自赐生命的上帝,我们得生命是在耶稣基督里。“若曾传一个能叫人得生的律法,义就诚然本乎律法了。”(加3:21)但我们确实靠遵行上帝的律法而活着,并且活得更好。“人若遵行,就比因此活着。”(耶20:11)上帝赐给我们律法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得福”。(申10:13)
 
 
 
 
  为什么一提到上帝的律法,就有许多人火冒三丈?难道上帝的律法有什么问题么?上帝的律法是圣洁的、公义的、属灵的。而人却是有罪的,人心是诡诈的。“凡偏离你律例的人,你都轻弃他们,因为他们的诡诈必归虚空。”(诗119:118)人之所以反对上帝的律法,其隐秘的动机就是想回避自己的责任,逃避上帝的审判。圣经律法为人树立了圣洁公义的标准,使人无可推诿。罪人不想对付自己的罪,却想方设法废除上帝的律法,上帝定他们的罪就在于此!
 
 
 
 
纵观二十世纪基督教历史,为我们提供了深刻的教训。东正教陷入注重仪式的神秘主义,路德宗陷入惟独信心的反律主义,结果俄罗斯经营近千年的东正教被共产主义所颠覆,而德国这宗教改革的发端地也两次成为世界大战的发源地。不管是东正教,还是路德宗,都是忽略上帝的律法,从而落入人本主义的律法的辖制之下,饱受战争的戕害和专制蹂躏之苦。二十一世纪的基督教世界,必须重新重视上帝的律法。首先是谦卑自己学习上帝的律法,万万不可在不了解上帝的律法之前,就对上帝的律法妄下断语。使徒保罗提醒自己的爱徒,劝阻那些在教会中“传异教”的人,他们专门讲那些“荒渺无凭的话语”,“虚浮的话”,“想要作教法师,却不明白自己所讲说的、所论定的。”(提前1:3,6,7)我们生活在一个灵命肤浅的时代,人本主义的假惺惺的所谓的爱充斥基督的教会,假如你明确地反对什么,就有人指责你没有爱心,专好论断,不宽容,骄傲。然而,大卫是和上帝心意的人,他毫不犹豫地告白自己的立场:“我藉着你的训词得以明白,所以我恨一切的假道。”(诗119:104)愿上帝再次以先知那正直的灵复兴他的教会!
 
 
 
 
  神学的关键不是批评什么是不对的,关键是立定什么是对的。中国人本主义大师鲁迅先生是用希望的盾牌来抵挡空虚的暗夜,但在这希望的盾牌之后,仍是虚无(鲁迅《野草》)。我们不能像人本主义者那样自欺欺人,用虚无来抗击虚无。在英语中有句名言,You can’t beat something with nothing。意思就是说,一无所有是不能击败任何东西的。以上帝的律法为标准的圣约神学是抗击种种虚无主义,抵挡一切偶像崇拜的利器。偶像崇拜的核心就是:不敬拜圣经中所启示的自有永有的三位一体的上帝,不按上帝所启示的自证内证永恒无谬的圣经来崇拜上帝。
 
 
 
 
  基督教神学之美,源于生命的改变,贵在真理的平衡。有人说,律法主义者所担心的是人们的行为放荡,而反律主义者则惧怕律法主义的倾向。然而,如果我们靠着上帝的恩典,在基督里得到圣灵的更新,有上帝的爱在我们心中,我们就会出于感恩之心,去遵行上帝那使人自由的全备的律法。认识基督教的真理,掌握福音与律法的平衡,关键还是一个生命的问题。没有领受上帝白白的恩典,没有重生得救的人,或者试图靠善行称义,靠守律法得生命,这就是律法主义了;那些不明白救恩的真道,心窍仍未被恩典的膏油打开的人,自以为得救了,自以为平安了,就任意妄为,不把上帝的律法放在心里,这就是反律主义了。
 
 
 
 
  任何运动都有来自上帝的美意。二十世纪灵恩派(五旬节派)来势迅猛,迅速崛起,针对有组织教会的陈腐和刚硬,强调圣灵的恩赐。同时,神律论亦在美国兴起,方兴未艾,针对廉价恩典和反律主义的横行,强调上帝的约法。灵恩派强调圣灵的能力是为灯加油,神律论强调上帝的律法是修剪灯芯,二者的争论与平衡,使改革宗圣约神学之灯更加发散出熠熠的光辉来。
 
 
 
 
在今日教会中令人痛心的是,许多自诩信仰正统的教会人士,把“上帝之道”变成了“教会之道”。圣经本是上帝的话,是上帝的启示,对个人、家庭、社会和国家都有关系,但由于反智主义与反律主义的影响,某些所谓的基要主义式的“敬虔者”把圣经仅仅局限在教会之中,失去了治理全地的文化异象,所讲的道理始终离不开“幼儿园”的等级。“我们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上帝、各样洗礼、按手之礼、死人复活,亦即永远审判各等教训。”(来6:1-2)纵观今日中国教会讲坛信息和基督教文字作品,几乎全部内容都是属于“基督道理的开端”!基督教来中国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如今已经摆脱了“洋教”的色彩,第二个飞跃就是摆脱“愚昧”的色彩。圣经上一再吩咐我们:“敬畏耶和华是知识的开端”,“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我们必须从开端出发,明白上帝对人生各个领域的旨意,正如使徒保罗所引为宽慰的:“因为上帝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徒20:27)因此,本资料并没有受现代学科之详细划分的局限,尝试根据圣经的启示,构建一个全方位的基督教世界观。虽不能一一深入剖析,但希望能够抛砖引玉,继往开来,对目前僵死的基督教文化有所突破。不仅要信仰正统,更要信仰全备,明了上帝“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2)。
 
 
 
 
本资料为讲课大纲。作者的方针是力求以圣经为最终的标准,并参考历代大公教会的信经和信条为信仰的准则。“一句话说得合宜,就如金苹果在银网子里。”(箴25:11)作者希望本讲解就如同烛光,虽然本身没有多大的价值,但能帮助人找到失落在黑暗房屋之中的贵重珠宝,亦即上帝圣言的宝贵含义。作者的祷告是,藉着圣灵的光照,读者不仅能够欣赏到闪闪发光上帝圣言的“银网子”,更能清楚地洞悉上帝所赐予我们的“金苹果” !愿弟兄姊妹一起查考圣经,寻求圣灵光照,多提宝贵意见,使本资料更趋完善,圣徒得造就,上帝得荣耀。 
 
 
 
 
 
 
 
 
 
 
        雷   默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四日于
 
北京威斯敏斯德书斋
 
 
 
 
 
 
 
 
 
 
 
 
 
 
 
 
 
 
 根基、框架与次序
 
-基督教圣约神学讲义-
 
雷 默
 
你们要谨守遵行这约的话,好叫你们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亨通。-申命记29:9-
 
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他的荣光充满全地!-以赛亚书6:4-
 
你们若是不信,定然不得立稳。-以赛亚书7:9-
 
凡遵守主的约的人,主都以慈爱和诚实待他。-诗篇25:10-
 
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什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诗篇119:165-
 
转耳不听律法的,他的祈祷也为可憎。―箴言28:9-
 
耶和华因自己公义的缘故,喜欢使律法为大为尊。―以赛亚书42:21-
 
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约翰福音14:15-
 
在律法上有知识和真理的模范。-罗马书2:20
 
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罗马书8:1-
 
 
 
 
前   言   
 
“耶和华与敬畏他的人亲密,他必将自己的约指示他们。”(诗5:14)
 
 
 
 
基督教神学就是认识圣经中所启示的上帝,就是依靠圣灵的光照,运用上帝所赐给我们的理性,以上帝在圣经中所启示的话语为最终的标准,借鉴主圣灵对历代圣徒的光照,来认识上帝的旨意,明白我们当尽的本分。“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约17:3)简单说来,神学是一门认识上帝显明的旨意的学问。因此,我们称“工作神学”,亦即考察上帝在工作这一问题上所显明的旨意;“土地神学”就是考察上帝在土地这一问题上的旨意。
 
基督教神学是圣约神学。圣约神学就是以圣经中所启示的约的概念为核心,揭示上帝与人之间约的关系,特别是藉着耶稣基督这“新约的中保”(来12:24),使我们更加明白上帝的旨意。圣经本身就是一本约书,人与上帝的关系是一个约的关系。不管是新约圣经还是旧约圣经,所记载的都是上帝与他的选民立约有关的事。不明白约的概念,就很难明白基督教神学。在当今教会中,很少有人讲解上帝的约。即使在著名的改革宗神学家诸如加尔文、巴文克、伯克富洋洋万言的神学巨著中,也仅仅是提到约的概念,并没有进一步地展开。原因就在于他们各有自己历史的局限,对上帝的律法并没有足够的清醒的认识。上帝所启示的圣约的核心内容就是以摩西十诫为基本原则的律法,“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要将珍惜话写上,因为我是按这话与你和以色列人立约。’摩西在耶和华那里四十昼夜,也不吃饭牧野不喝水,耶和华讲这约的话,就是十条诫,写在两块版上”(出34:27-28)。离开上帝所明确启示的约的架构,神学就成为抽象的哲理思辨。基督教是上帝所启示的历史性的客观的宗教。我们所信的上帝是亚伯拉罕的上帝、雅各的上帝、以撒的上帝,并不是希腊哲学家所思辨的上帝,也不是东方神秘主义者所冥想的神灵。“耶和华是审判我们的,耶和华是给我们设律法的,耶和华是我们的王,他必拯救我们。”(赛33:22)耶和华是我们的审判者,他为我们设立律法,他是全地的大君王,他也是我们的救主。不论是神学的问题,还是社会其他领域中的问题,集中在权威和标准的问题上。圣经中所启示的自有永有的三位一体的上帝,上帝所启示的自证内证的永恒无谬的圣经,就解决了权威和标准的问题。这也是基督教圣约神学的前提和根基。当然,我们始终要牢记,只有在上帝所启示的圣约架构内,一切才会得到完美的平衡。
 
当然,要理解圣经,圣约的架构并不是唯一的包容一切的架构。任何体系都不是包罗万象的。正如范泰尔所言,想找寻一个能够解释所有问题的综合体系,是离经叛道的表现。因为只有上帝才拥有这样的体系,我们要满足于他按其主权的美意开恩启示给我们的。神学上的忌讳也是“抓住一点,不计其余”。所以,本书以圣约为基本的架构,同时也提供了其它的架构和视角。“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中国世人苏东坡的这首名诗也适合我们神学的研究和学习。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人本身就是有限的受造物,所以,我们还是满足于有限的概念,有限的神学,有限的认识,并把一切的荣耀都归给无限的上帝。
 
 
 
 
第一部分   根 基
 
“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的很大。”(太7:24-27)
 
 
 
 
神学如同大厦,神学大厦的建造,关键是根基、框架和次序的问题。圣经中所启示的三位一体的上帝和上帝所启示的自证内证的圣经,是基督徒信仰与生活的根基,也是基督教神学大厦的根基。“只要你们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不至被引动,失去福音的盼望。”(西1:23)“根基若毁坏,义人还能作什么呢?”(诗11:3)“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叫你们的爱心有根有基。”(弗3:17)本讲义中所讲的中心、前提、标准和目的部分,所涉及的就是根基的问题。
 
主耶稣基督在总结他的第一篇讲道的时候(太7:24-27),就落实在“根基”的问题上。基督徒时刻都需要在根基的问题上省察自己。惟独圣经中所启示的上帝和上帝所启示的圣经才是基督教信仰的根基,当然也是基督教神学的根基。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过是“沙土”而已。如果我们是根据世人的传统、根据自诩“中立”的理性,来建构我们的神学大厦,结局只能是“倒塌”,并且“倒塌的很大”!在以后的分析中,从圣约神学的角度来看,以圣经中所启示的上帝和上帝所启示的圣经为基督教神学的根基,所解决的就是圣约中第一要素“主权”与第三要素“标准”的问题。
 
神学之“殿的根基立定”之后(拉3:11),就是框架和次序的问题。从圣约神学的角度来看,框架与次序的问题就是圣约中各个要素的互动和关系。保罗在著名的《罗马书》中提醒我们:“你们从前作罪的奴仆,现今却从心里顺服了所传给你们道理的模范。”(罗6:17)此“模范”一字,就是“模式”,“系统”,“框架”的意思。不管是思想的建构,还是家庭、教会和国家的治理,都要有一个基本的框架,圣经中也为我们启示了一个基本的框架。明白框架,就达到“纲举目张”的效果。在《罗马书》中另外一处提到“模范”二字:“在律法是有知识和真理的模范”(罗2:20)。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在上帝所启示的律法中,上帝设定了知识的疆界,真理的规范。我们在这疆界和规范中是自由的,能够明白我们所能明白的。超出了疆界和规范,就难免吃蜜过多,走火入魔,窥探上帝的奥秘,自取沉沦。如果我们在上帝所启示的律法之外,另立根基,或者在律法之外建造,结果都是偏离“上帝的纯全、善良、可喜悦的旨意”(罗12:2)。在律法与福音的问题上,我们首先要明白,律法是福音的根基,而福音则是律法的延伸。上帝首先启示的是律法,在人犯罪之后,上帝又启示了福音,而福音的精义也是“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来8:10)。这又涉及到律法与福音的平衡,亦即次序的问题。
 
次序的问题,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都按着长幼的次序”(创43:33),“要按着次序写给你们”(路1:3),“要规规矩矩按着次序行”(林前14:40)。在为人处事上,在言语表达上,在教会的治理上,都有次序。在神学大厦的建构上,当然也存在一定的次序。各个神学教义本身,也有其内在的次序。次序的颠倒,就会导致诸多的混乱。许多人不想打根基,不想立框架,不想按着次序来,想直接盖第二层楼,第三层楼,这只能是白昼做梦,自己欺骗自己。在解读经文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够注意观察其中的次序,许多错误就可以自然避免了。比如阿米念派认为得救关键在于个人的自有意志的行使,在于个人的信心,主要的错误就是次序的混乱。“只是你们不信,因为你们不是我的羊。”(约10:26)信心当然很重要,但在经文中所显明的次序首先并不是信,而是上帝的拣选。那么上帝的拣选受是否因为他预先见到人的信心或任何的功德呢?“就如上帝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使我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有瑕疵。”(弗1:4)从经文的次序来看,首先是上帝的拣选,其次是因着上帝拣选之恩典,才使人有圣洁的果子。因此,注意经文中所显明的内在的次序,就会使我们信仰上不至偏颇。
 
改革宗神学家巴文克在论及“成圣”的时候,谈及律法和福音的次序。指出:“根据神在教会中所指定的次序,福音的应许是先于律法的诫命。第一,他令我们知道他的恩慈,他赦免我们的罪,并与众圣徒同得基业,因此他用他的诫命、典章来引导我们。好树是在好果子之先。我们并不是藉着善行而生活,乃是活着为行善;我们履行律法并不是为求得永生,乃是我们先有了永生才去履行律法,因为这永生是藉着信心栽植在我们心中的。惟独根据这个次序,一个人才能过真正的道德生活。凡是想要变更这次序,并根据自己行为的工作而吸取他的安慰、确实稳固性与救恩的人,是永远也达不到这个目的的,反而常受疑惑的困扰,一生活在恐惧中。”从巴文克的论述来看,神学思想的次序也是至关重要的。
 
圣经中的启示是渐进的,每个人对上帝的认识也是根据圣灵对各个时代、各个人不同的的光照而各有不同,逐渐长进。但是,圣经本身有其基本的架构,基本的神学概念也各有次序。比如“约”的架构和次序,基本是两部分,一是上帝向人所赐下的应许,二是人当向上帝所尽的责任;在这两者之中,上帝是首先的,他是阿拉法,他是俄梅戛,是首先的,又是末后的,是初,是终(启22:13);在亚当里,人是堕落的受造物,不管是在形上的本体上,还是在伦理的处境上,都是如此。对于上帝的约,人并没有讨价还价,修修剪剪的权利,这也是一个次序的问题。“三位一体”的概念也有其框架和次序,圣父是上帝、圣子是上帝,圣灵也是上帝,但不是有三上帝,这就是三位一体的基本框架;“父非由谁作成:既非受造,亦非受生。子独由于父:非作成,亦非受造,而为受生。子独由于父与子:既非作成,亦非受造,亦非受生,乃为发出。”(《亚他那修信经》)这就是三位一体的次序,是不能颠倒的。如果明了圣经神学基本的框架和次序,就不至于有太大的偏颇。
 
各种极端或异端的思想都是在框架和次序上出问题。比如,有的人过分强调圣灵的工作,但圣经明确启示我们,圣灵来则是要荣耀耶稣的;所以,过分推崇圣灵的工作,是有问题的;同样,有的人过分强调基督的工作,但圣经明确启示我们,耶稣来是荣耀父神的,所以,过分推崇基督的工作,也是有问题的。基督教的正统信仰,既不是偏向圣灵,也不是偏向基督,而是以三位一体的真神为信仰的核心和根基。《使徒信经》向我们所呈现的就是三位一体的上帝的信仰。路德宗所强调的是使人因信称义的基督,灵恩派所强调的是赐人大能大力的圣灵,惟独纯正的改革宗神学则是以三位一体的主权的上帝为中心,以上帝所赐的圣约为架构,建构基督教思想的各个方面。
 
圣经是一本约书,是上帝与其子民所立的约。不管是旧约圣经,还是新约圣经,核心都是“约”。人分为两种人,或是守约者,或是违约者。亚当的堕落就是从违背上帝的约开始的。耶稣基督作为末后的亚当,他藉着他的宝血为我们立“新约”(路22:20)。但是,这一“新约”到底是什么?这一“新约”新在何处?今天有多少传道人能回答这一问题呢?不明白“约”,就不明白耶稣基督救赎的大工,也不明白圣经,因为圣经本身就是一本约书。基督教神学既然是以圣经的启示为蓝本和标准,自然就是圣约神学。在这种圣约神学中,强调的是上帝的主权与个人的责任的平衡,这个平衡必须在圣约的架构和次序中才能得以掌握。“耶和华的慈爱归于那些敬畏他的人,从亘古直到永远;他的公义也归于子子孙孙,就是那些遵守他的约,记念他的训词而遵行的人。”(诗103:18)
 
 
 
 
  “耶和华上帝吩咐他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2:16-17)“耶和华将这约的话,就是十条诫,写在两块版上。”(出34:28;参考申4:13)“这律法书不可离开你的口,总要昼夜思想,好使你谨守遵行这书上所写的一切话。如此,你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顺利。”(书1:8)“大祭司希勒家对书记沙番说:‘我在耶和华殿里得了律法书。’”(王下22:8)“王差遣人招聚犹大和耶路撒冷的众长老来。王和犹大众人,与耶路撒冷的居民,并祭司、先知和所有的百姓,无论大小,都一同上到耶和华的殿;王就把耶和华殿里所得的约书念给他们听。王站在柱旁,在耶和华面前立约,要尽心尽性地顺从耶和华,遵守他的诫命、法度、律例,成就这书上所记的约言。众民都顺从这约。”(王下23:1-3)“我将约柜安置在其中,柜内有耶和华的约,就是他与以色列人所立的约。”(代下6:11)“以色列人不信真神,没有训诲的祭司,也没有律法,已经好久了。”(代下15:3)“他们带着耶和华的律法书,走遍犹大各城教训百姓。”(代下17:9)“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我必将我的灵放在你们里面,使你们顺从我的律例,谨守遵行我的典章。你们必住在我所赐给你们列祖之地。你们要作我的子民,我要作你们的神。”(结36:26)“你们当记念我仆人摩西的律法,就是我在何烈山为以色列众人所吩咐他的律例典章。”(玛4:4)“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我实在告诉你们,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7-18)“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约14:15)“其实我在上帝面前,不是没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林前9:21)“我们若遵守他的诫命,就晓得是认识他。人若说‘我认识他’,却不遵守他的诫命,便是说谎话的,真理也不在他心里了。”“惟有详细察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并且时常如此,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雅1:25)“你们既然要按使人自由的律法受审判,就该照这律法说话行事。”(约壹2:3)“此后,我看见在天上那存法柜的殿开了。”(启15:5)
 
 
 
 
一个中心
 
“万有都是本于他,依靠他,归于他。
 
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11:36)
 
 
 
 
主权的上帝是圣经启示的中心,是圣约的第一要素,也是圣约历史的中心,是基督徒个人生命的中心,也是基督教神学的中心。上帝从无中创造了万物,并且护理天地万物,没有他的旨意,一个麻雀也不会掉下来(太10:29)。只有完完全全信靠主权的上帝,信靠他的美善,我们才是真正地荣耀他。基督教神学必须以主权的上帝为中心,且是唯一的中心,并以上帝为中心,生根建造,构建基督徒全方位的世界观。他是天地万物的创造者,护理者,也是赐律者,审判者。所以,他的话语也是全世界的“约言”(王下23:3)。每个人都要来到他的面前交出自己的帐本,每个人都要根据上帝的律法接受上帝的审判。这位上帝就是圣经的作者,圣经就是关乎他的启示,是他所赐下的约书。“因为耶和华是审判我们的,耶和华是给我们设律法的,耶和华是我们的王,他必拯救我们。”(赛33:22)
 
以上帝为中心就是以上帝为本。而一切抵挡上帝的宗教和思想体系都是以人为本。以上帝为本的文化和思想就是神本主义,而以人为本的则是人本主义。在救恩神学的领域中,我们也要晓得人的得救并不是上帝计划的中心,否则人就成了世界的中心,上帝所作的一切都是围绕人的得救而进行的。这种人本主义的异端思想深深地渗透在许多基督徒的心中。圣经明确地向我们启示,他“爱我们,就按着自己旨意所喜悦的,预定我们藉着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使他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弗1:5-6)那些因为自己的罪而沉沦的人,最终也在上帝的旨意之中,使上帝的公义得到了荣耀。正如使徒保罗在《罗马书》中引证《出埃及记》9章16节所说的那样:“经上有话向法老说:‘我将你兴起来,特要在你身上彰显我的权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不管是旧约圣经,还是新约圣经,所启示的都是主权的上帝,都是以这位主权的上帝为中心的。
 
文化与思想的争战就是围绕神本主义和人本主义而展开的,这场争战在伊甸园里就已经开始了(创3:4)。神本主义的核心就是以上帝为中心,以上帝的话语为至高无上的标准。人本主义的核心就是以人为中心,以人的理性和经验为衡量一切的标准。“他们用自己度量自己,用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林后10:12)圣经上反复警诫我们:“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林后6:14-15)“同负一轭”不仅是指在婚姻上,更重要的是指在我们的思想架构上。婚姻的选择只是思想导向的后果。基督徒的思想如果不是自觉地以本体性的三一上帝为自明的前提,以圣经为唯一的标准,就会与不信的世界“同负一轭”!
 
“我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要怜悯谁,就怜悯谁。”(出33:19)“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万军和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作什么呢?”“这百姓是我为自己所造的,好述说我的美德。”(赛43:21)“世上所有的居民都算为虚无,在天上的稳拿海军世上的居民中,他都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无人能拦住他手,或问他说:’你作什么呢?’”(但4:35)“深哉!上帝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依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罗11:33-36)“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主发怜悯的上帝。”(罗9:16)“我们的主,我们的上帝,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是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启4:11)
 
 
 
 
第二章  一个前提
 
“你们若是不信,定然不得立稳。”(赛7:9)
 
 
 
 
前提的问题涉及标准的问题。上帝按他的形像造人,理性是人的本质之一。理性的主要功能就是思想,而思想的过程就是推理,而推理则是由前提出发的,这是人不可避免的本体性处境。人不可能完全倒空自己,不带任何前提,进行完全客观、中立的思考。而任何前提都是藉着信心而接受的。人凭借信心接受前提,从而前提出发进行有效的推理,得出合理的结论。“放弃一切前提”,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因为“放弃一切前提”本身也成了一个前提。更可怕的是:如果我们不是以心灵和真理来崇拜上帝,把理性的冠冕放在上帝的宝座前,我们就沦落到语词的游戏中,偏离上帝的生命之道,从而也偏离了上帝和生命。这种所谓的纯粹的理性思辨最终所导致的就是语词的游戏和理论的游戏,生活在荒谬之中,无所凭依,无处栖居,成为思想的浪子,受到当初该隐所受的咒诅,“流离飘荡在地上”(创4:12),最终归于永远的沉沦。那些还没有认罪悔改,藉着耶稣基督谦卑地来到受到面前的人,生活在思想的荒原上,如飘荡的流云,是何等的孤独和绝望啊!他们“只知喂养自己,我所惧怕,是没有雨的云彩,被风飘荡;是秋天没有果子的树,死而又死,连根被拔出来;是海里的狂浪,涌出自己可耻的沫子来;是六抵挡星,有墨黑的幽暗永远为他们存留。”(犹12-13)
 
基督教神学家安瑟伦的名言是:“信心寻求理解”。信心包括委身,任何研究者都不可采取一种“置身度外,立场中立”的角度。马丁·路德说:“每件事都需要信心。没有信心的人,就像一个人要渡海,但他非常害怕,不相信那艘船。于是他停留在原地,永远无法获救,因为他不肯上船渡过去。”人的思维都是从不证自明的前提出发。异教哲学的巨臂亚里士多德在探讨形而上学的问题的时候,也不得不说:“用不着证明,确乎存在着某种本原。”人在思维上都是前提论者,不同之处就在于:有人是自觉的前提论者,有人是不自觉的。作为基督徒,毫无疑问,我们必须自觉地把我们的思想前提建立在圣经的启示上。圣经中所启示的自有永有的三位一体的上帝,是基督徒思想的唯一前提。
 
前提论护教学是著名改革宗神学家范泰尔的突出贡献。他曾经举过一个例子,说明人人都有自己的前提。一个人说:“我的网能够捕捞海中所有的鱼。”有一个人不同意他的说法。当第一个人拉网的时候,第二个人见到一条小鱼溜走了,就说:“看!至少有一条鱼,你的网并没有捕捉到。”第一个人回答说:“我的网捕捉不到的任何东西,都不是鱼。”今日这种学术上的诡辩充斥整个人本主义学界,这也是人本主义者所无法避免的困境。因为他们不以圣经中所启示的上帝为思想的唯一前提,更不以上帝的启示的圣经为思想的绝对标准,不把上帝当得的荣耀归给他,所以,“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
 
上帝的存在是无需证明的。范泰尔指出:“在这个世界上,要理解任何事实,都必须以基督教有神论之上帝的实际存在,以及向得罪这一上帝之罪人说话的圣经的无谬的权威性,为必然的前提。”“各人哀求自己的神”(拿1:5)。人不承认上帝的存在,在上帝的法庭面前是没有任何推诿的理由的。承认不承认上帝的存在,不是一个知识论的问题,而是一个道德论的问题。 “愚顽人心里说:‘没有上帝’。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事,没有一个人行善。”(诗14:1)我们不需要在证明上帝的存在上花费太多的时间。
 
罗马天主教自然神学用各种方法证明上帝的存在。在新教神学中,仍然残留很多自然神学的痕迹,所以,今仍有很多新教人士挖空心思地证明上帝的存在,证明圣经的无谬。然而,问题在于,如此用人的理性、逻辑以及各样证据所证明的存在的“上帝”,并不一定就是圣经中所启示的本体性的三位一体的上帝。用理性推理、各种证据加以证明的方式来为基督教辩护,固然有其一定的作用,但基督教护教学总体上必须从这种证明式的护教学转向前提式的护教学。基督教神学也必须明确地建构在自觉的前提上,并从此前提出发,揭示一切异教哲学的虚妄,确立基督教世界观是唯一的具备合法性与合理性的世界观。
 
“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创1:1)“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1:1-2)“你们若是不信,定然不得立稳。”(赛7:9)“因着信,就知道。”(来11:3) “本于信,以致于信。”(罗1:17)“起初,神创造天地。”(创1:1)“神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出3:14)“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就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 “主上帝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1:8)
 
 
 
 
第三章  一个标准
 
“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8:20)
 
 
 
 
上帝所启示的自证内证的新旧约圣经,是基督徒信仰和行为的唯一标准。
 
标准的问题是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几千年的异教哲学史显示,哲学家们一直所争辩的仍然是同样的问题。这一问题用马克思主义的话来说就是“思维和存在”谁先在的问题,用通俗的话就是到底是先有了鸡,还是先有了蛋的问题。异教哲学家皓首穷经,“心游万仞,精骛八极”,对上帝的存在与否,人生的意义何在,世界的导向问题,并没有明确的统一的答案。异教哲学家的困境就在于:他们从有限的存在出发,想明了无限的存在的奥秘。最终他们也意识到自己理性的有限,不可避免地走向非理性或神秘主义。
 
他亲自为我们赐下了信仰与行为的标准。“耶和华将这约的话,就是十条诫,写在两块版上。”(出34:28;参考申4:13)著名的改革宗信条《威斯敏斯德信条》首先论及的就是标准的问题,这就是改革宗神学家华腓德所盛赞的圣经论。“本性之光和创造护理之工,原彰显上帝的仁爱、智慧和权能,使人无可推诿;但它们并不足以将那为得救所必须的,对上帝及其旨意的知识给与人;所以主乐意多次多方将自己启示出来,向教会晓喻他的旨意;以后主为了更好地保存并传扬真理,且为了更加坚立教会,安慰教会,抵挡肉体的败坏以及撒但和世界的毒害,遂使全部启示笔之于书。如是,圣经乃为至要,因为上帝从前向他的百姓启示自己旨意的这些方法,如今已经止息了。”(《威斯敏斯德信条》1·1)
 
圣经乃是上帝的话,这是不证自明的真理。加尔文指出:“那些想对不信者证明圣经是上帝之道的人,乃是很愚笨的,因为领悟上帝的道非有信心不可。”由此看来,加尔文先生也是一个前提论者。
 
圣经的权威只能是来自圣经的作者上帝。圣经是原稿默示,全文默示,有机默示,逐字默示。启示和默示有所不同。启示是上帝显明他的旨意和作为,而默示则是上帝的灵保守圣经的作者,准确无误地把上帝的启示记载下来。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圣经是来自上帝的无谬的标准。教会传统固然有助于保障圣经的正确解释,但圣经的权威却不能建立在教会传统上。基督徒必须强调圣经的权威性、明了性、必要性和充分性。
 
圣经是上帝赐给基督徒的无谬的标准。无谬是指原稿无谬,是指圣经的本质没有错误,他有神圣的权威。圣经的无谬性不仅指教义,其他的记载也没有错误。同时,圣经的无谬性也是指圣经整个的信息,脱离上文下理,断章取义,得出荒谬的结论,是人的软弱和败坏。当然,圣经必须是正确解释的时候才是无谬的,我们必须借助各种方法明白作者的原意。圣经的无谬性也不意味着作者一定适用标准的语法,或者每一字句都合乎精密的统计学原理。圣经是神启文学,采用人的日常语言,但这并不意味着违背科学。同时,我们也要容许一些难解的经文的存在,这是我们在上帝之道面前谦卑的表现,我们只能“知道上帝开恩赐给我们的事”(林前2:12)。
 
一个上帝,一个标准。这是基督教信仰的根本。三位一体教义的重要性就是保证圣经启示的一贯性。正如巴文克所言:“信徒认识父神的作为,他是万物的创造者,他将生命气息赐给信徒,并将万物赐给他们。他们认识他为赐律者,将神圣的诫命赐给他们,为的是要他们按此诫命行事为人。他们认识他为审判者,凡行不义的都惹他发怒,并且他也不以有罪的为无罪。最后,信徒认识他为父,因基督的缘故也成了他们的神和父,使他们可以信靠他,不至于怀疑,而他也将供给他们身体和灵魂上的需要,并且在今世中使他们转危为安、转祸为福。他们知道神以全能者的身份,能够完成这些事,并且他也是以信实天父的姿态来作这些事。因此他们承认:我信神,全能的父,创造天地的主宰。”对于圣父的告白承认,使新约圣经与旧约圣经贯通起来。我们的信的上帝并不仅仅是“耶稣基督”,而是三位一体的上帝。这位上帝在旧约时代就已经在向人说话。他是创造者,也是赐律者,也是审判者,全能者。藐视他的律法,就是藐视他的话语,就是藐视他,必招致他公义的审判。
 
“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赛8:20)“世人哪,耶和华已经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于上帝同行。”(弥6:8)“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你们如果信摩西,也必信我,因为他书上有指着我写的话。你们若不信他的书,怎能信我的话呢?”(约5:46-47)(提后3:16-17)“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彼后:21)
 
 
 
 
第四章 一个目的
 
“……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西1:16)
 
 
 
 
加尔文在其《日内瓦教理问答》中,开头就问:人生的首要目的是什么?清楚而响亮的回答是:认识创造我们的上帝。在《威斯敏斯德大教理问答》中,第一个问题也是:人生最崇高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掷地有声、意义深远的回答就是:荣耀上帝,以他为乐,直到永远。因此,认识上帝和荣耀上帝是基督徒人生的首要目的。
 
基督徒人生的目的并在在于追求智慧,也不是自诩纯粹为学术而学术,为求知而求知。“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林前1:22)。加尔文先生指出:“我们从圣经所得对上帝的认识,和我们从被造之物所得的认识,有相同的目的,就是首先叫我们敬畏上帝,然后信任他,好使我们得以学习以完全纯洁的生活归荣耀与他,以诚意顺服他的旨意,并完全信靠他的良善。”这也是清教徒所追求的“智慧的敬虔”。
 
纵观今日中国的基督教,存在两个极端。一是有知识的人自以为信了耶稣,然而却不参加教会的生活,甚至连洗礼都鄙弃是外在的形式,却以“文化基督徒”自诩,把圣经和神学作为“文化饭”来炒作,“著书皆为稻粮谋”(清朝诗人龚自珍),这样的人本身缺乏生命的改变,对社会也不会产生积极的正面的影响。其次就是数千万没有“文化”的基督徒,中间固然不乏敬虔和智慧之士,然而也有很多人颇

上一篇   [返回首页] [打印] [返回上页]   下一篇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