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福音专栏 > 绝对者是否存在?

福音专栏

绝对者是否存在?
2016-11-30 21:38:59
第一章  绝对者是否存在?
 
    是否有一位绝对者存在,这可以由人类具有绝对的观念看出一些端倪。人里面有许多意识,是从绝对的观念产生出来的,就如追求完全,理想与意义,都是源于对绝对者的向往。如果把这些重要的意念从人类历史或个体生命中剔除,人与动物之间便没有什么分别了。
 
    人虽然有绝对的观念,但人本身不是绝对者,而是另有一位绝对者存在着。
 
    可是有些人不相信有绝对者存在着。英国哲学家法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曾经说过∶「初习真理的人,很容易进入无神论的景况,但是当人深入研究,这些哲理必催迫他认识上帝。」其实,从更严格的角度来看,一个人「相信没有上帝」是完全没有根据的,他们不过是在缺乏证据的前提下,采用比较有进攻性的方式来刁难有信仰的人。其实,「相信有上帝」与「相信没有上帝」都需要信心,但「相信没有上帝」的人所需要的信心更大。
 
他们真的是无神论者?
 
    一个人今天否认上帝的存在,不等于终生都否认上帝的存在,因为绝对者已将认识他的直觉放在人心深处。有人问赫鲁雪夫(Khrushchev Nikita Sergeyevich)∶「你真的是无神论者?」
 
    他回答∶「是!」
 
    那人再问∶ 「你真的是无神论者?」
 
    他说∶「上帝知道我是无神论者。」
 
    毛泽东年老时,曾两次向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Snow)提到:「我不久以后,要去见上帝了。」
 
    斯诺特别留意他说这话时的神情,发现他不是以开玩笑的态度讲的。这个反对上帝,并曾大声高喊「人定胜天」的独裁者,在生命的某个阶段里否认上帝的存在,却用同一张口,在另一个阶段里说:「我要去见上帝了。」
 
    勃列日涅夫(Brezhnev, Leonid Llich)和卡特(Jimmy Carter)签署第二期禁止核子武器协定时曾说:「这一次谈判不成功,上帝一定不高兴。」
 
    这些人是在开玩笑吗?我相信没有一个人未曾思想过上帝这个严肃的课题。
 
    达尔文(Char1es Darwin )也说:「感谢上帝,直到今天我从来没有沦落成为一个无神论者。」
 
    列宁(Lenin)逝世时的那个房间,直到今天,里头陈设的东西没有搬动过,而在他桌上摊开的是一本《圣经》,这是他死前看的最后一本书。
 
    这些无神论者,并非终生都保持无神的观念,这是一件奇怪的事。
 
 
 
你信的神到底是什麽?
 
    另外有些人相信上帝的存在,是因为有许事情他们不能明白,所以只好承认上帝的存在,因为不明白而相信有上帝,这也是一件奇怪的事。
 
    可是若追问下去∶「你所信的上帝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上帝?」他就很难作答了。因为相信和认识是两码事,其中可能很难有联系。就如我们都相信香港有位港督,但是相信,知道他存在,与认识他的性格,其间有极大的差异,就连他办公室里的人与他太太对他的认识都不一样。所以这种人虽然相信有上帝,但是对上帝的认识却停留在主观的猜想,他们或从自己的经历,或从所看见的世界的情形为依据来推论上帝,因受现象的蒙蔽,其推论与上帝的本体是有距离的。
 
 
绝对者的特性?
 
    我认为人类向往的绝对者,至少具有下列两个重要的特性∶
 
    一、这位上帝一定是活的,不是死的。我们很难想像会有一位「死的上帝」存在,因为「死的上帝」与「上帝」这个词的本意,根本没有什么关系,死和上帝连在一起,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像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等哲学家说∶「上帝已经死了。」是故意把没有意义性的名词,加在有意义的源头上。他说∶「上帝死了。」只表示他根本不相信意义与上帝有关系。这是一个刻意的侮辱。
 
    二、这一位活的上帝是说话的上帝,是会向人传达、启示、说话的上帝。这个意念所导出的,便是上帝的主动性,上帝不是被动的。把上帝与被动两个字连在一起,正像把上帝与死连在一起一样没 有意义。
 
 
 
到底是谁找谁?
 
    举一个简单的比喻:我的钢笔不见了,是我找钢笔,不是钢笔找我。如果我找钢笔,我是主动的,钢笔是被动的。又如我的孩子不见了,我找他,但我的孩子也可能找我,虽然两方面都有意志∶我有意志要找孩子,我的儿子也有意志要找爸爸,但这两个意志中间,必定有一个是重的,一个是轻的;如果这位爸爸有责任感,又比孩子更懂得怎样爱对方,那么他父亲就是在主动的意志里。
 
    因此,有人说「我找上帝」,这句话本身有一些矛盾性。如果真是人找上帝,是否就表示上帝不关心人,不理睬人呢?他真是被动的等人去找吗?十七、十八世纪,英国曾有这样的理论,认为上帝造了万有,就不管他所造的,只让被造的世界自生自灭,这称为自然神论(Deism)。后来到了法国大革命时代,许多当时的哲学家开始接受这个理论。
 
    但事实上一位存在而不向人启示,又是被动的上帝,却是一个很难理解的逻辑。
 
    基督徒相信《圣经》所描述的,也曾在历史上向人显现的基督,正是那位绝对者。他以绝对的身份,把绝对的生活,彰显在相对性的世界中,所以他曾真实的表白∶「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十四:9)a

上一篇   [返回首页] [打印] [返回上页]   下一篇

联系我们